科博館 > 
    
4臺灣陸橋史前獵物
帶有人工砍痕的四不像鹿角化石。
帶有人工砍痕的四不像鹿角化石。

臺南化石收藏家侯立仁教授收藏了大量的澎湖海溝化石標本。其中有兩件收藏多年帶有明顯「人工砍痕」的四不像鹿類化石標本。這幾件珍貴的標本也順理成章地燃起研究澎湖動物群與史前採獵人之間的關係。

其中四不像鹿化石形態特徵尾部似馬而非馬、蹄部非牛、角部非鹿、頸部非駱駝而稱之為四不像。牠的角部沒有明顯的眉叉,角幹離頭部一小段之後,分成前後二枝,前枝斜向上伸延,再分成前後二根等長的分枝。在腹面常出現不規則的凸節。通常會再分枝一次,角部顯著;前枝會再分枝長而直,後枝向後伸延且不再分枝,若再分枝也只有幾個小叉而已。

據古生物文獻資料,四不像鹿化石生存的時間自早更新世一直延續到全新世。早更新世四不像鹿在華北的種類較多,除過去泥河灣動物群中的雙叉四不像鹿外,在汾河下游和渭河流域還發現了兩個新種:晉南四不像鹿(Elaphurus chinnaniensis)和藍田四不像鹿(E. lantianensis )。到了中更新世,四不像鹿的分布範圍益形縮小,牠在安徽和縣等地的出現說明其分布向南移。到了晚更新世,仍以江淮地區分布較廣,在華北及東北南部尚可見其蹤跡。到了全新世,因氣候演變開始在華北擴散及向南移,曹克清認為其始源地屬中更新世的江淮地區。

觀察的四不像標本中有一件第一支殘段,長約300公釐,在角幹相接處可看到很清楚的人工用石器加工的切割遺痕。這幾道切痕自側視成“V”字型,與動物考古學家們所觀察的食肉類咬啃的“U”字型相異。根據這項新發現,至少也證實了在臺灣有比舊石器時代晚期「長濱文化」還要早的人類存在。

圍繞角根留下的砍痕,根據美國民族考古學家在愛斯基摩觀察當地獵人處理獵物的經驗推知,鹿角基部砍痕大多出現在秋季打獵的遺址中,留下這些遺痕的人是屬於特殊的工作團體,專打年輕的獵物個體俾以製作冬裝。獵人在剝馴鹿頭皮時需小心翼翼,因為頭皮要做成外套的帽子。除了上述的推論之外,臺灣在更新世冰河時期與中國大陸相連,以狩獵與採集為主的舊石器時代人類有可能自北方南下,跟隨動物群移居臺灣。澎湖海溝四不像鹿角的鈾系法年代測定為距今4萬4千年,若年代測定無誤,也說明在臺灣與中國大陸有陸橋相連時,曾有比生活在2萬至3萬年左右的臺南「左鎮人」還要早的人類曾在陸橋古水道附近營採獵生活。

1998年安徽省考古所在淮北平原五河縣西龍窟廠不但發現了較完整的古菱齒象化石,而且同時也出土了刮削及切割肉類的石製刮削器。令人注目的是,這些石器出土的位置剛好在古菱齒象的胸椎附近。據古環境的復原及動物群的組合(四不像鹿、梅花鹿、水牛等)推測在6萬年前,當時氣候溫潤、河流遍布,在廣闊的草原、稀疏樹林中,史前人以狩獵古菱齒象為對象。這與澎湖海溝動物群中,四不像鹿成為史前人狩獵的對象可互相對應。

為了進一步瞭解澎湖動物群生存的年代,除了依化石形態對比所推斷的相對年代外,另外又將四不像鹿角送交北京大學考古系年代測定實驗室,以鈾系法230Th測出的年代為距今2萬6千年。根據臺灣中部濁水溪第四紀 岩性 地層及福建閩江地區岩性地層對比的最新報告,這兩個先後測出的年代代表了海退期。換言之,臺灣海峽在更新世晚期曾有過陸橋存在,其中並有南北貫穿的古閩江水道。澎湖海溝動物群可能是當時生活在古閩江附近草食及食肉性哺乳動物成員,然華北動物群代表性化石也出現在這些成員之中,也暗指這個動物群的組合不但有年代早、晚之分,而且極可能也有不同時期的獵民由北向南移居到由臺灣海峽騰出的陸橋附近謀生。

 

 
 
 
 
 
你覺得這篇文章?
 
 

Copyright © 2008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所有. 40453台中市北區館前路一號 +886-4-23226940 9:00-17:00 開放 (週一休館)